Friday, April 2, 2010

鹵狀元

日月潭沒什么吃的,回到臺中大家都餓了。



餓了就想吃飯;友人帶我們去他常去的店,
店名有個狀元之類的,豬腳最出名。


豬腳分后腿肉和蹄膀,個別都有當地的專有名堂,


有個什么環之類的,忘了名字,兩者皆出色。



豆干比肉好吃:鹵汁十分醇厚;該是長年累月翻鹵的功績





要命的是淋上肉燥的鹵肉飯:臺灣米大多是逢萊米,圓潤飽滿,米香灌鼻;

好友說是吃過最好的,少吃飯者如本人也吞了一碗;當然,伴飯的配料居功至偉,更重要的是餓了!

晚上喝酒聊起:原來大家最遺憾的,竟是沒有追加鹵蛋!
蓋一人才分到一粒:全場冠軍,原來是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