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February 2, 2010

过程

滂沱大雨,
由高速大道往邻近新村会友人大啖旧式粤菜。
长路漫漫,还好有酒相伴。
以下画面是道路安全局最佳反面教材:
唯此动作经多年酒龄严密训练,非艺高者莫为
全世界政府都说酒后别开车;但没人说不准边酒边车。


酒尽雨停,正好到酒家。

店家大力推荐面包腩肉。
以香脆面包作盛器,创意有了,但已失传统真谛。
不过,腩肉软熟入味,不能说不好吃。

对油炸的假“椒盐”向来反感,
但以新鲜鲤鱼片炮制,鱼味还在,算是中上。


通心菜以猪油虾酱快炒,镬气十足,只是太咸了!
送酒尚可;注重健康的假型男型女必不敢举筷。
我等膻男腥女片刻就把它干掉。

干煎虾碌是今晚重点:小时随父母赴宴的标准菜色之一。
此番不在味道,志在怀旧。
明虾出乎意料的鲜美有味,意外收获也!

其他菜色尚有玉兰鸡和车仔面,
但是由于是先上的第首二道菜,
酒肠辘辘下竟忘了拍照。

今晚众人皆欢:主旨是食前的车中聚饮。
就像世上所有美好事物,享受的是过程,不是结果。














1 comment:

性感的我 said...

時間的銳齒能吃盡一切,唯獨對真理無能為力。 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