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riday, June 25, 2010

广州大食纪

广州食事,由下榻的酒店开始
抵步后被接返酒店即被带往附设的餐厅
菜色十分大路
应该是旅行团套餐之类的
对主办当局诚意马上大打折扣

食在广州,丢的是你们的脸,
我是公务而来,损失不大。广州是点心发源地,套餐内的点心也诚意缺奉不过,大大笼一起上,还算特别向来好食点心,
要吃好点心和接下来的广州食事

看来要靠自己了。 唯一还像样的的只有第一道上的咕噜肉。
同行者看我举机猛拍,十分不屑兼不解。
当年粤菜老师傅收徒弟,入门试就是咕噜肉和扬州炒饭。
这碟咕噜肉的五柳汁酸甜适中,
选的又是油爆后不失咬劲的梅肉。
用的肯定是文武火,外脆内软。
还好众人不会欣赏,给我有机会多吃几块。


下午公务完毕,被带往参观一间莫名其妙的博物馆。
主要目的不外是暗示老板捐钱。只是苦了我们这些跟班。

过后被拉去附近一家装潢豪华的餐馆。
单看排场,已冷了半截;
一定是什么新派粤菜之类的。


不出所料,
把完全不对味的杂豆和海味胡混一场,就叫创新了。


乳鸽又韧又腥,咬了一口马上吐出,猛灌啤酒。


这不懂叫什么鱼,外观像这里乡下马来人爱吃的一种廉价鱼。
不同的是马来人的廉价鱼大得多,也没那么腥。

应节上了粽子,故作创新油炸了一下,
又干又硬,配个像石头般的什么包之类的。

还是专心喝酒好了。


还好奉的是大马已停止入口的青岛小麦啤酒,
脸皮厚厚的连喝了几瓶饱肚。
红酒又酸又涩,
主人连连劝酒下,硬着头皮干了。
茅台倒是上好的,
又连灌了若干杯; 总算是喝过酒了。

起个大早,想起昨天莫名其妙的两餐,心有不甘;
越秀公园跑个超大圈,酒醒肚饿
和好友们打的往老字号广州酒家去也
怎知被工作人员告知周六需等上整个小时

待会还得归队,只好叫友人们
在大堂等,凭直觉在附近碰运气,
摸上一家不知什么轩的平民酒家,

一看人潮,总之肯定好过官僚们带去的,马上通知友人。
炸两中规中矩,没吃过的损友已赞好。


下来的蒸萝卜糕就精彩了!


一小桶上,又软又香萝卜切得丝丝分明,条条相扣
虾米和腊味粒咸香够味,
淋上甜酱油;是我吃过最好的
虾饺用的是河虾,带些少泥味,是传统做法
可惜饺皮水开得不对,咬下去烂烂的。

粥不好,没有米香的行货

应该是中央厨房一大锅煮出


其他饺卷和叉烧包及格

不过并不出色, 只是SS2街边的六成水准




向来最爱腊味饭,不过吃不下了。




马来糕松软酥香,三人好不容易分食半份

不过,真的好吃。

归队后出发往科学园,又是谋老板财之旅

随后又是院内的新派餐厅。

第一道上的已是恶心之作:
肉饼焞汤,汤水除了带偷工渗开水的水味外,
还有肉饼的腥噪味,
差点把早上的点心也吐了出来。

火龙果炒牛肉粒,自以为很有型,

牛肉又韧又无味,还胡乱加了软肉剂

火龙果涩涩酸酸的,真倒胃。

这种小白鲳夜市场五令吉一大堆,

干煎淋上酱油,本来十分 好吃;

这里竟然可以当上等鱼单份上碟,

不过要做得那么难吃,倒是不容易。


其他菜色也懒得记了,
最后还来干而无味的个麦包当甜品
真佩服!

星期天离队上教堂,过后到上下九路乱走。
饿了摸上一家大型综合式食肆,叫西关人家。
选择可多了,饭麵粥大小食俱全,先要了粉果和双皮奶


粉果一般,咬了两口便放下



看到有牛仔骨,没吃过以点心式上的,也要了一份。
都是黑胡椒味,咬下去像旧皮球,
搭抬的老夫妇瞪着,勉强吃了一半。

云吞面可就像样了,麵汤云吞都不错,
广州怎么都是发源地嘛, 吃完!


最后一天欢送宴,排场可大了!

看了菜单,还好没什么新派菜,不过,信心不大。



当地的土鸡,又老有韧,肉腥冲鼻,咬了一口,连吞都不敢。

莫名其妙的不知什么鲍,又硬又无味,当我们是乡巴佬,
邻座官僚猛劝,吃惯禾麻吉品,算是报应,也只好吞下。


再来了些 菇菌类的,看得出是大量培植,
但总好过那些古里古怪的肉类。
每人分得一小份笋壳鱼,肉质怪怪的,不鲜也不甜,
可能是三个月前招待非洲访问团剩下的吧。


也不懂是什么饼,胡乱咬了两口。


唯一可下咽的是方鱼粥,潮州泡饭式的,
怎么也有感情;饿了,整碗吃光。


饭毕退房,往机场晚饭前还有时间,把我们放到天河广场。
奥运时和另一好友来过吃点心,知道五楼又一大美食广场,
众人忙购买手信土产,刚才的午宴太不象话,
心有不甘,独自摸上五楼。

过了午餐时间,没什么选择,要了鱼蛋粉。
河粉不滑,汤不热不甜,
鱼蛋没鱼味,咬下去都是粉,名副其实的鱼蛋粉。

跑到隔壁的肯德基副牌东方既白,
这个中式快餐连锁店很惊人,
全中国最少也有好几千家。蛋挞豆浆水准中上,
那些当我们是乡巴佬的国宴拍马都追不上。

胃还装得下,再要了猪排面,也都及格。

上机前招待当局良心发现,
带我们去机场酒店吃了一顿道地的。


猪排面还没消化,但此行确实没什么吃到像样的,连忙动筷。
最爱脆皮烧鸡,这里的不错,不过输给我们的胜利鸡

豆干豆味浓,吃了好多条。


不是名贵菜色,好吃就是。
要我们当乡巴佬,给我们农家菜就是了。

土豆很香,但牛肉下了太多粉。普通牛肉自有其肉香,
何必下粉扮高级;要嫩滑,吃和牛或神户去吧!

猪颈肉是新派菜色,一定是学香港的。
破坏了整体的朴实感,也不好吃。

分不出是多宝还是左口,总之同一家族。潮州人叫龙舌,
在港澳化身龙俐,顿时身价百倍。

蛋饺很好吃,汤汁下了大量胡椒,再饱也吞得下!


总算吃了满意的最后一餐,此行被人当冤大头,
胡乱被灌食了甚多废料,
食在广州,那些官僚也太不自爱,
懒惰事小,坏了广州名节,那才笑话!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7 comments:

Anonymous said...

當一個人內心能容納兩樣相互衝突的東西,這個人便開始變得有價值了。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Anonymous said...

很榮幸能到你的BLOG留言o^~^o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Anonymous said...

你的分享很不錯.. 謝謝 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Anonymous said...

人生中最重要的是要自尊、自愛、自立、自強、自信。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Anonymous said...

脾氣與嘴巴不好,就算心地再好,也不算好人~~~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Anonymous said...

很棒的BLOG....趕快推薦給我朋友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Anonymous said...

Judge not a book by its cover.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