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riday, January 8, 2010

返璞归真

蒲种夜宴,灌了数杯德国dunkel甜黑啤酒。
近来入口高档啤酒成风,
许多没喝过啤酒的“都会型人”趋之若鹜,
并以本地啤酒为耻。
uncle 多年来尝遍各国啤酒,
深知这些小麦啤酒只合佐餐,不宜猛灌净饮;
盖非清爽型pilsner 或lager也。


所以,回程还是找了最草根的comfort drink。
加了冕的狗狗,夜幕下陪我慢驶。
除了2046 sound track, 还有drink & drive 的犯罪快意。
酒尽,刚好到家。晚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