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August 10, 2010

近乡不怯



两个月前就和同乡好友约好回太平参加十五公里竞跑
星期六好忙,回到太平已近黄昏,
放下行李沐浴更衣;
饿了,原本约好七时许吃海鲜,
等不及了,到了附近的熟食中心先打底。
看到邻座已在喝啤酒,忍不住也要了一瓶。
好友云生来到,又来一瓶。两瓶下肚,懒得动了,
原想就这么样直喝下去,不转场了,
但老板态度实在差,转战附近的酒店天台去也!

太阳渐下,景观尖佳,
几杯下肚,感到气氛越来越有意思了。
以前少来,嫌这家的生啤不新鲜;
但风景和人对了,酒竟然好喝起来了。


看到好友阿伦的家,夜色下竟有点诡异;
二十年前吧,每天都来骑电单车载和阿伦去上学。
瞬眼,华宅依旧,人已西东
这里没什么吃的,谈着谈着也饿了。
转到一家以前逃学常去的旧式咖啡座,
和其他友人会合,又再大吃大喝。
干了大量啤酒,一大碟海南胭脂鸡,
黑椒羊肉,炒饭和海南炒麵,都是我们以前爱吃的.
九时许,云生已吵着要回.众人酒兴正浓,那肯放人?
有人提议要去明天的赛会地点实际考察,众人赞好!

追酒成兴,顺便到便利店买了几罐,继续再战!

又烟又酒,好一个糜烂另类的跑前热身!
一直搞到十二点多,
连车厢密藏救命的青岛黑啤也干掉了,众人才作鸟兽散.
当地友人邁哥喝不够,又拉我去下一摊,搞到一点多...唉!

隔天起个大早,酒意近乎全消,看来我们都是天生的酒精蒸发机!

等了很久才开始,就为了等不守时的政客;
政棍本就不应该和体育挂钩,
趁那谨存的丁点酒意领头大骂,
众人莞尔称快,真爽!

第一次在成长的城镇穿越熟悉的街道,感觉奇特又温馨
好友先前说在主场易创佳绩;以为会有压力,
但昨晚实在烂饮,已对成绩没有要求,反倒跑得轻松。




友人们似对成绩不太满意,怪我喝得太夜。





十五公里一小时半以下,
已是我历来最佳的记录,看来酒精已建奇功。事后被带往一家没去过的小档,
也不知是不是饿了,炒面奇佳:
是我爱吃的 海南式炒法,速速推荐众人


另一印度妇女买的咖哩饭也很好,友人说羊肉最好,
可惜今天没卖, 但鸡肉也不错!



炒面加上一大碟饭,之前耗损的热量早已补回了。
疾跑后的暴食满足感,唯有另一种快感可以匹比!
原来,这趟匆匆的回乡竞跑之旅,
只是之前暴饮,和之后暴食的藉口